华越动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华越动态 >>华越普法“保险期间”和“保险责任期间”之区别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对于财产保险合同中投保人不按期交纳保险费的后果未作具体规定,《保险法》第14条规定:“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所以保险人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或应从何时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取决于在保险合同中是如何约定。合同双方当事人在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前提下,对合同有关权利、义务做出约定,符合合同法的意思自治原则,况且交纳保险费是投保人的基本义务,关于类似于“被保险人(投保人)在交清保险费前所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这样的约定,是符合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的,故应认定该约定有效。

  二、从保险合同条款而言,大致包括以下具体条款或内容:1、保险项目(也称声明事项);2、保险责任(即承保约定)也称危险条款或承保范围;3、除外责任条款(即免责条款)或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4、保险条件或保证条款。与除外条款不同的是,这些条款不排除特定危险或损失,而是在肯定保险责任的前提下,要求被保险人遵守一定的义务,如对义务违反,则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这样一类的条款属条件或保证条款。5、技术性条款或程序性条款,如保险合同中可能出现的“一次赔偿”条款,这种“一次赔偿”条款规定,协商确定赔偿额后,对被保险人追加的索赔请求,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这种条款只是要求被保险人对被害人的损失进行充分有效的赔偿之后再向保险人索赔,本质上并不损害被保险人的具体利益,实为节省时间或精力的效益性条款。

  对于上述条款,笔者认为,不能将涉及到被保险人失权或部分失权的所有条款都界定为免责条款。如“对保险费支付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这一条款是一种失权条款,但不能列入免责条款,因为实质上是《合同法》决定的履行抗辩。

  其实,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保险期间和保险责任期间(即保险责任开始时间)是不同的概念。合同中约定的“从2006年5月27日至2007年5月26日”实为保险期间也即保险合同有效期间,合同中关于“保险费到帐后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实指保险人保险责任开始时间,即“保险人按此约定而开始承担保险责任”的时间。保险期间的开始不等于保险责任的开始,但保险期间的届满,必等于保险责任的终止。除非当事人协商一致顺延保险期间(这时,保险责任也相应顺延至保险期间届满时),否则,不能推定保险责任也相应顺延至保险费交纳后一年。《保险法》第14条规定,“保险人按照约定的时间开始承担保险责任”,如果当事人对保险责任开始的时间有约定,且开始时间晚于保险期间的起始时间的,不能当然推定保险期间的届满时间应相应顺延。这是保险合同的投保人交付保险费的基本义务所决定的。


100830119.jpg


  三、如果投保人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内支付或在约定的时间不完全支付保险费时,在财产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所要承担的不利后果是:第一,保险合同虽成立,如果没有约定交纳保险费为保险合同生效条件的,则不仅成立且已生效。但是如果合同约定,“保险人对被保险人(投保人)交纳保险费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保险责任或赔偿责任”,那么,根据《保险法》第14条的规定,保险人对投保人交纳保险费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责任或保险责任。第二,保险人可以要求投保人(被保险人)继续履行合同,按照生效的保险合同约定的数额支付保险费用或者是宣布保险单失效。

  保险人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应当看是否处于保险责任期间内,如果保险事故发生在当事人约定的保险责任期间内,那么,保险人应当承担保险责任。事故虽然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但不在保险责任期间内,即使合同已经成立生效,也不能要求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所以《保险法》第14条的规定,充分体现了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因此,如果当事人约定保险费用的交付是保险责任期间开始的条件时,那么,投保人没有交纳保险费,则合同即使成立生效,也不能要求保险人承担保险责任。举例:双方当事人已在保险合同中明确约定:“保险人对被保险人(投保人)交清保险费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赔偿责任。”该约定已实际把保险人保险责任和开始时间明确地约定在投保人(被保险人)交纳保险费之后。所以在该案中,保险合同当事人将保险期间约定为2012年5月27日0时至2013年5月26日24时,而将保险责任期间约定为“被保险人(投保人)交纳保险费之时至2013年5月26日24时”,投保人如果在2012年6月7日交纳保险费,则本案保险人的保险期间为“2006年6月8日0时至2007年5月26日24时”。如果保险事故发生在2006年6月6日,说明保险发生在保险责任期间外,则保险人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1517-16061G03R4604.jpg


  四、根据《合同法》对免责条款含义的界定,免责条款是指免除己方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格式条款。按此界定,我们不能把除外责任之外的可能会导致被保险人失权的其他条款均指控为免责条款。由于目前保险行业部分保险人确实存在一些有失诚信的行为,导致被保险人、大部分社会公众、乃至法律职业人员对保险条款存在着一种偏见,即:将可能导致被保险人失权或部分失权的任何条款一律指控为免责条款,从而否定其法律约束力。笔者认为,这种偏见同样是十分危险的,其危害性并不亚于某些保险人的不诚信行为。因为这会加重保险人的责任,损害保险人的合法权益,我们不能断然否认由于这种偏见导致保险人不得不采用某些新的不诚信行为作为自保或自救的手段,从而促使保险行为走入恶性循环的怪圈之中。更为严重的是,一旦这种偏见得到司法认同,就会否定“意思自治”这一私法的基本原则,对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造成极大的危害。

  生效的保险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发生法律效力,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要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生效后,保险人就一定要承担保险责任,在保险合同约定了保险责任期间的情况下,只有在保险事故发生保险责任期间内,即保险事故发生在保险责任开始后,保险人才要对保险事故承担保险责任。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最高法:关于合同效力的司法判断问题,特别注意把握4大要点